试析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特点、成因和预防

【发稿时间 :2012-02-10 09:58 阅读次数:

  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家庭的希望。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是关系到社会稳定、国家的前途和命运的大事。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会调查统计,我国目前至少有1000万闲散未成年人,而这一群体是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主要对象。从总的趋势看,我国未成年人犯罪呈上升趋势,且农村未成年人犯罪率高于城市,外来未成年人犯罪高于本地。我市由于市委、政府对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工作重视,抓得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就成立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2000年成立市预防青少年犯罪工作领导小组,最近几年未成年人犯罪的上升势头得到遏制。但也不容乐观,据市人民法院统计,2002年至2005年4年中我市未成年违法犯罪共241人,平均每年60.25人,其中外来未成年人160人,占我市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总数的66.4%,本地未成年人81人,占33.6%。2008一2011年4年中我市共发生未成年人违法犯罪160件196人,平均每年为49人。其中外来未成年人178人,占我市未成人违法犯罪总数的90.81%,本地未成年人18人,占我市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总数的9.19%。外来未成年人犯罪率明显高于本地,且呈上升趋势。笔者试图对其违法犯罪特点和成因进行剖析,并对如何遏制预防作一粗浅探讨。

  一、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特点

  从市公安、法院审理的案件来看,我市未成年违法犯罪有以下几个特点:

  1.犯罪类型多元化。暴力型、侵财型居多。据公安2010年至2011年上半年抓获的刑事类犯罪未成年犯罪嫌疑人105人中盗窃、抢劫、敲诈、诈骗类犯罪89人,占84.76%,其余为故意伤害8人,聚众斗殴6人,寻衅滋事2人,计16人,占15.24%。暴力型犯罪手段明显。例2010年浏河某酒吧发生的一起贵州籍未成年人(17岁)因抽烟受到一同事辱骂殴打后产生了报复心理,在包厢内拾到一把顾客遗下的匕首即将其同事刺伤致死。更多的年轻人为了摆脱贫困,不愿靠自己劳动致富,而是贪图吃喝玩乐,从而走上犯罪道路。例2010年9月,太仓籍未成年人冯某伙同另2名未成年人在某KTV包房内采用语言威胁,强迫未成年人王某向他人借高利贷6000元,并写下1万元借条,冯某分得脏款4700元,被判处缓刑。

  2.犯罪手段成人化、团伙化。未成年犯罪往往三五成群,拉帮结派,增加力量。不少未成年人作案手段残暴,思维缜密,在实施犯罪之前,通过周密策划以后,才着手实施犯罪。这一特点在累犯、惯犯及团伙犯罪时表现较为突出,且加害人与被害人有一定程度的接触甚至具有亲密关系的占相当比例。例如2010年12月,城厢镇未成年人王某、马某经事先预谋,虚构“借款可以不还,还可以白拿好处费”等,逼骗被害人董某向张某写下16000元借条,实得人民币1万元,王、马2人分得5000元,张某儿子分得3000元。案发后,王、马虽坦白自首,但已构成诈骗罪,且系共同犯罪,被处罚金各5000元。从公安查处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看,团伙案件占半数以上,主要有抢劫、敲诈、盗窃等。

  3.辍学、闲居人员、外来人员居多。在105人中,太仓本地户籍为9人,仅占8.6%,其余96人为外来人员,占91.4%。据双凤派出所统计,2009年至2011上半年二年共处理违法犯罪未成年人16人,其中外来人员为15人。

  4.犯罪人员低龄化。未成年违法犯罪分为两种类型,一种属在校中小学生及本地的一些辍学在家的残缺家庭子女。例璜泾一个苏姓少年,辍学在家,父母无力管教,先后作案14起。另一种为外来打工的子女,父母无力管教,辍学后就流荡在社会上,时常干出违法犯罪的事情来。例通州一陈姓少年,随父母来太打工,他从14岁起伙同安徽籍少年王某在城厢镇各饮食店盗窃作案12起,由于不够打击处理年龄,再度混荡在社会上。据公安统计2010年至2011年上半年太仓本地户籍9名违法犯罪人员中年龄17岁为4人,16岁为3人,12岁1人,11岁1人。

  5.突发性和盲目性较为突出。这些未成年人犯罪动机比较简单,常常是受到某种因素的刺激和诱发或一时感情冲动而犯罪。例如2010年4月新湖辍学在家的少年周某,因在溜冰场与人碰撞而引起口角,就拿出一棍棒把别人打成轻伤,而被处缓刑。这种突发行为反映了未成年人情感容易冲动,不善控制自己。

  二、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原因分析

  1.心理结构变化。未成年人认知结构上表现为:随着年龄的增长,自我意识的增强,产生了较强的独立意识,不想按照父母和老师的意见办事,心理上不稳定,表现为冲动和盲目,如遇上坏人引诱,投其所好,可能一步步偏离正轨。从感情结构上表现为:易变性,偏执性,喜怒无常,待人处世感情用事。从意志结构上表现为:缺乏对挫折的忍耐性和自制力,他们常把执拗当顽强,把冒险当勇敢,把轻率当果断。且模仿性很强,对刺激性高,与个人生活密切或自己感兴趣的行为去模仿。因此,当宣传报道、电影、电视及文艺作品中出现新犯罪形态和行为方式、手段时,由于辨别是非能力不够,自身意志力不强,对新奇的事物盲目模仿中走上了犯罪道路。

  2.家庭影响。家庭教育是未成年人成长的基础,不良的家庭教育是其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原因之一。有的家庭对子女过分溺爱,有的非打即骂,有的放任自流。放弃型教育是比溺爱和打骂更糟的一种教育。一种是父母离异或只有父或母的残缺型家庭,当孩子因家庭因素出现品行障碍时,父母无能为力,放任自流,使这些孩子的心理和行为越来越不能适应社会生活的环境,产生危害他人,危害社会的行为。另一种是父母忙于工作,忙于做生意赚钱,有的忙于跳舞、打麻将,无暇顾及孩子的身心健康,连孩子在外结交什么朋友,做了哪些事情都不清楚。直至公安机关找上门才如梦初醒。事实证明辍学和失管而产生的闲散未成年人是违法犯罪的主要对象。有的父母自身素质差或有违法犯罪问题,对子女不但不能起到正面教育,而且还会怂恿或教唆孩子共同犯罪。

  3.不良的社会经济文化影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促进了社会的进步,但同时也出现了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和腐朽生活方式的倾向。于是,见利忘义,唯利是图、坑蒙拐骗,以权谋私、权钱交易、贪污受贿等社会不良现象对涉世甚浅的未成年人影响很大。由于缺乏社会经验和明辨是非的能力,经受不住物质享乐的诱惑而走上犯罪的道路。目前文化市场上鱼龙混杂,一些图书、报刊、音像制品、文化娱乐中充斥着一些封建迷信、凶杀、淫秽色情的内容,这种受污染的社会文化环境对涉世不深的未成年人产生了极大的消极影响,有些青少年就是在模仿某些剧情下从而完成了与其年龄不相称的违法犯罪行为。

  4.学校教育的缺失。在校生是青少年的主流,学校是青少年法制教育的主阵地,但在学校教育中,由于考试制度改革不大,存在着重智育轻德育的侧向,法制教育得不到足够的重视。目前,虽然社会各界都认识到学校素质教育的重要性,但应试教育的影子久挥不去,升学率的高低仍然是教育成果的唯一评判标准。虽然有些学校领导认为法制教育非常重要,但也感到无奈,因为法制教育在教学大纲中占比基本没有,中小学没有统一的普法教材,高中部分连法制课程也没有,致使中小学生法律素质过低。

  三、未成年人犯罪的有效预防

  如何更好地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我们认为应从以下几点做起:

  1.齐抓共管,综合治理。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是社会各种矛盾的综合反映,防范未成年人犯罪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必须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同心协力,齐抓共管,形成综合治理网络,才能做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各级党委、政府要充分认识到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工作的重要性,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切实把预防和控制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工作列入议事日程,定期研究,狠抓落实。学校、社会、家庭要形成三结合的教育网络。学校应当充分发挥桥梁作用,真正做到既教书又育人,家长不仅要增强教育培养好子女的意识,更要讲究科学的教育方法。对不良少年的进步要鼓励,对他们的缺点错误要批评教育,指出努力方向。对违法犯罪的要矫正,支持他们弃旧图新,合理安排好他们的学习和生活,为他们提供一个有利于身心健康的良好环境。市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领导小组和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应当充分发挥其宣传发动,组织协调和检查督促作用。各成员单位应在自身职责范围内,主动做好对青少年的教育和预防工作。对他们做到生活上关心,学习上帮助,行为上纠偏,就业上扶持。特别要把对外来人员及其子女的教育管理工作落到实处。

  2.有效疏导,心理预防。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心理因素不容忽视,而对未成年人进行道德、法律等方面的基础教育是有效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一项根本措施。当前,社会正处于转型时期,尤其要针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对传统道德造成冲击的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对青少年进行社会道德、家庭伦理、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等方面的教育。使之加强自身道德修养,自觉抵制各种不良倾向。要针对未成年人在校生违法犯罪突出的实际情况,把校内教育与校外教育、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紧密结合起来,最大限度地减少道德、法律教育空白和盲点。要针对未成年外来人口违法犯罪增多的趋势,组织社会各方面力量,深入到其家庭住所,开展入情入理的教育活动,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树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竞争意识,勤劳致富的观念,鼓励他们勤奋学习,保持健康的思想情操。使他们懂得自尊、自爱、自重,增强他们的自控能力。

  3.净化环境,情景预防。要切实加强对文化娱乐场所的监督和管理,坚决打击那些引诱青少年走上赌博、暴力、色情、恐怖等犯罪活动的犯罪人员。净化社会环境,减少污染,坚决铲除毒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社会丑恶现象。对易激发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公共场所,要通过健全治安管理网络减少治安管理漏洞,消除管理死角,形成严管态势,有效抑制弱化青少年违法犯罪心理,使其不敢为,不能为。健全企事业单位内部保卫制度,小区管理制度,堵塞可能被不良未成年人利用实施违法犯罪的通道,减少和消除违法犯罪的机遇。

  4.惩教结合,法律预防。政法部门要不断优化办理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的工作机制,建立相适应的制度,贯彻“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和“寓教于审、惩教结合、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在侦查、起诉、审判、改造等环节采取有别于成年人的方法,着眼于教育和挽救。掌握未成年罪犯的心理动态,及时化解他们心中忧虑,以达到既治病又救人的目的。要贯彻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及义务教育法,采取切实有效措施,预防中小学生辍学,切实保障未成年人受教育的基本权利,对判处缓刑和轻微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在搞好社会矫正的同时,做好重返课堂的工作。对矫正对象政法机关和社区要建立追踪回访考察制度,完善帮教体系。为了有利于未成年罪犯的改造,可建立未成年罪犯案卷封存制度,实施“浪子回头金不换”工程,使他们与昨天彻底告别、决裂,走自新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