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贫困县举债建福利院保障全县孤儿生活

【发稿时间 :2013-02-01 08:23 阅读次数:

  新华网郑州1月31日电 (“中国网事”记者 郭久辉)距离河南兰考县以西约400公里,是地处伏牛山深处的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洛宁县。这里不但有儿童福利院,全面保障750名孤儿的生活,还将生活面临各种困难的6880名“困境儿童”也全部纳入福利体系。

  财力困难,他们举债也要建起儿童福利院;政策有限,他们想尽办法不留一个困境儿童的救助死角;缺少人力,他们就在每个村庄设立一名“福利妈妈”的岗位……

  “洛宁孤儿”和“袁氏孤儿”不同的境遇,再次让我们反省:做什么工作能没有困难?关键是时刻铭记“责任”二字。

  “国贫县”举债也要建起儿童福利院

  在全国大多数县因财力困难建不起儿童福利机构的情况下,拥有46万人口的“国贫县”洛宁,却有一座投资700多万元建起的儿童福利院。

  2008年以来,河南省共有80个县申请得到民政部县级综合福利机构建设项目的资助,但由于资金困难等种种原因,有的县福利机构迟迟建不起来,目前建成使用的只有不到10个。河南省民政厅福利处处长许明成说,国家级贫困县洛宁便是其中之一。

  2011年4月投入使用的洛宁县儿童福利院坐落在洛宁县城边一个安静的院子里,由于资金不足,福利院的四层楼目前三层和四层还没装修,但这里已成为127名孤儿和困境儿童温暖的家。

  记者看到,孩子们的卧室里,一排排床铺整洁有序。99名身体健康的学龄孩子都到周边的公办学校去上学了。不到上学年龄、或是有重度残疾的孩子按照年龄和病残状况分在几个房间里,几名幼儿在教师带领下在玩积木、做游戏。在脑瘫患儿的房间,记者也注意到,有两个幼儿睡在一张床上。院长裴中海介绍,孩子不断增加,床位已经不够用了。虽然条件并不宽裕,但孩子们开心的笑容挂在脸上。

  洛宁县民政局副局长杜黎明说:“贫困县,吃饭财政,各行各业都需要发展,要花钱的事很多,孤儿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他们不会像其他群体一样主张自己的权利,往往容易被忽视,但是,我们深知,孤儿是国家的孩子,养育好这些孩子是地方政府的责任。”

  由于贫困人口多,尤其在伏牛山区,交通不便,经济发展相对缓慢,老百姓居住分散,医疗、救助等面临不少实际困难。2005年,洛宁对全县所有388个行政村逐一进行了孤儿和家庭困难儿童生存状况排查,共查出750名孤儿,但由于当时没有儿童福利院,无人照料的孤儿只能临时安置在敬老院等福利机构,尤其是有些有严重疾病和残疾的孤儿生活和医疗保障难以落实。建一所儿童福利院迫在眉睫。

  为此,洛宁县民政部门奔走呼吁,多方面申请支持。2009年,洛宁县得到了民政部及河南省级财政共120万元的资助。杜黎明说:“当时,建儿童福利院时只筹措到400多万元资金,但嗷嗷待哺的孤儿不能等。”他们与承建企业协议,先由其垫资,建成后,每年从福利彩票公益金中挤出几十万元资金逐年还款。“现在还欠着施工队近200万元工程款。”说起建设儿童福利院的困难,杜黎明一言难尽。“无论多困难,我们终于把福利院建起来了,2011年4月,孩子们住进了这个家。”

  据了解,最近有一家社会慈善机构已经允诺,2013年将捐资把洛宁县儿童福利院的三、四层楼装修起来,并配备相应的设施和器材,让孩子们能有更宽松的生活、学习和康复锻炼的空间。

  不让一个困境中的孩子被遗忘

  在进行孤儿普查时,洛宁县还关注到另一个比孤儿数量更大、亟需政府和社会救助的群体——困境儿童。这些孩子有的是单亲家庭,父母一方去世,另一方长年不在家,或再婚,未成年的孩子失去了依靠,成为“事实孤儿”;有的因父母有病或家庭生活极其困难,孩子得不到基本的照顾;有的儿童有重病或残疾,需要救助。这些孩子虽然有父母家庭,按国家政策不能享受国家养育政策,但是他们可能比有亲戚照顾的孤儿更需要救助。

  2012年,洛宁县决定扩大救助范围,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患重病的儿童、残疾儿童、因家庭贫困无力抚养等失去生活保障和生活依靠的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作为“困境儿童”纳入政府救助范围。目前全县普查认定的困境儿童达6880名。

  洛宁县城郊乡庄上村的十岁儿童程梦柯就是一名困境儿童。2012年初,小梦柯被查出患急性肾积水,右肾要被摘除,即使新农合能报销部分医疗费,但数万元医疗费仍使这个原本就十分贫困的家庭无力承担,正在一筹莫展时,民政部门排查到小梦柯的情况,确认其为困境儿童,给予医疗救助,使小梦柯顺利手术。

  2012年,洛宁县委县政府专门成立了“困境儿童”救助工作领导小组,县委书记和县长亲自担纲,民政、卫生、教育等多部门参与困境儿童的救助帮扶,制定帮扶救助困境儿童的相关政策措施,安置困境儿童生活,解决生活、就医、就学及未来就业困难。比如,为排查出的生活极度困难的1563名困境儿童家庭办理低保,每人每月可领到87元至107元的生活补助;为529名无人抚养的事实孤儿发放每月150元的生活津贴,并妥善安置亲属抚养,其中148名事实孤儿被福利机构集中供养。目前,入住儿童福利院的127个孩子中,就有64名困境儿童。

  疾病和残疾是困境儿童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洛宁县对残疾和患病的困境儿童,按病情安排相应医疗机构分类救治,并预先从上级拨付的医疗救助金中优先列出150万元,专门用于困境儿童的医疗救助,重点解决新农合报销后,自费部分在8000元以上的,民政部门给予最高可达70%的救助,仅2012年就有865名困境儿童获得政府的医疗救助。洛宁县民政部门还为全县排查出的困境儿童全部购买了商业大病医疗保险,仅此一项每季度开支14.6万元。

  此外,洛宁县还开展了针对困境儿童的助学助业,2012年为700多名困境儿童提供学费、生活费补助120多万元;安排72名超过16岁的困境儿童接受全免费的职业技能教育,助其就业,自食其力。

  2012年,贫困县洛宁县共为孤儿和困境儿童发放“助养、助困、助医、助学、助业”等各种救助资金达280万元,他们对困境儿童的救助模式,得到民政部的肯定。

  每个村都要有一名“福利妈妈”

  洛宁县地处山区、交通不便,仅靠民政部门有限的工作人员,很难以及时获得大山深处需要救助的困境儿童的信息。如何第一时间发现掌握困境儿童,并及时给予救助也是全国各地儿童福利保障工作中最为现实的问题。洛宁在各个村庄设立“儿童福利主任”,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有益样本。

  “今天上午儿童福利项目慈善协会和民政局的领导、工作人员送来了棉衣和手套,看着孩子们穿上新棉衣,心里觉得一丝暖意……”这是记者在洛宁县城郊乡庄上村“儿童之家”看到的村儿童福利主任李麦云2012年11月8日的工作记录。

  在李麦云三本厚厚的记录本上,记满了她2010年8月担任“儿童福利主任”以来所做的工作,包括帮孩子上户口、发放上级下发的救济款物、助学金、走访农户调查儿童生活等等。

  1月23日这天,李麦云骑着电动车在12个村民组间奔波了一上午,把申请“低保”的四户人家的户口本一一送回农户家中,还顺路走访几户有困难的群众。村民公红领的妻子患有精神病,他本人身体也不好,靠打零工挣来的微薄收入支撑家庭,其3岁的女儿患肺炎住医院刚出院,李麦云要把孩子住院的病历拿到民政局帮助申领医疗费补助。一见李麦云进门,公红领一家人就热情地迎出来,拉着手,请进屋里坐。李麦云抱起小妞妞,摸孩子的手问冷不冷,贴贴孩子的额头看还烧不烧,叮嘱要按时给孩子喂药。公红领告诉记者:“麦云常来俺家,不光照看孩子,还帮家里解决了修围墙和院门等困难。”

  2010年8月,有10多年计生专干工作经历的妇女干部李麦云被村民选为庄上村的“儿童福利主任”。她热情、泼辣、有爱心和责任心,及时把村里需要救助的孩子的信息上报给有关部门,协助落实困境儿童的救助,深得村民爱戴。

  她对全村12个村民组600多户家庭的情况了如指掌:“全村有2100多口人,未成年人513个,大病儿童4个,困境儿童5个。”

  李麦云经过逐户家访,发现由于交通不便,有些家长不懂申领程序,全村有30多个孩子没有户口,不能办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她逐户收集相关资料,一趟趟跑派出所、卫生局,奔波一个多月,为所有孩子上了户口,又办理了医保。

  庄村有个叫公凡楠的3岁困境儿童,母亲是智障人,父亲也有残疾。2012年3月,公凡楠被开水烫伤住院,除医疗费无着,家里也无人能够陪护照料,李麦云放下自家的事,在医院陪护照料小凡楠二十多天,并帮助其申报救助,解决了医疗费用。

  洛宁县388个行政村,每个村庄都有一名像李麦云这样的“福利妈妈”或“福利爸爸”。老百姓亲切地把他们称为儿童救助的福利天使。

  由于洛宁县政府主动担当起了儿童救助的责任,在兰考“袁氏孤儿家园火灾事件”发生后进行的普查中,这个县没有发现一例个人和民办机构违规收养孤儿的情况。洛宁也是全国唯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民政部的中国儿童福利示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