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的家乡被污染

【发稿时间 :2009-08-18 08:48 阅读次数:

 
    我的家乡挺美的,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臭美,提到家乡,谁不臭美一下呢?春节回家,到处可以看到白鹤——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白鹤,总之挺像的,白色的大鸟,几乎每个山湾都能看到。相机很差,拍不下来,那时候真想有个长焦镜头。这其实也是家乡荒芜表象之一种:村里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都是小孩老人,人走了,自然环境就一点一点好起来了。虽然这种美好后面隐藏着悲苦,但我至少拥有苦涩的微笑。

    说这么一段,是因为凤翔血铅事件:615名儿童血铅超标,其中166名儿童中、重度铅中毒。这里不想为孩子感慨了,我们已经感慨过好多回了,再这么写下去,以后评中评就可以出一个“中国孩子”合集了。

    说完这句话,我却发现我没有办法把孩子抛开,只好继续多说几句。根据我查到铅中毒分级标准:“Ⅲ、血铅200~499微克/升,铁锌钙代谢受影响,出现缺钙、缺锌、血红蛋白合成障碍,会有免疫力低下、学习困难、智商水平下降或体格生长迟缓等症状”,凤翔的血铅中毒的孩子相当一部分处于这一等级。为什么孩子中毒比较严重?因为孩子铅吸收率高达42-53%,约为成人的5倍,而排铅能力只有成人的30%。一个七岁的小孩子,因为血铅超标一年多仅长高1厘米。现在,很多家长都在想尽办法把孩子送走,在央视《新闻周刊》的节目中,凤翔的大人说:“要想让娃正常成长,就必须脱离这个环境。大人现在顾不了,只能先顾孩子。人活一辈子就是一代为一代。”我是有孩子的人了,我的孩子这个周日就满周岁了,我能体会到这种悲哀,我还能体会到悲哀后面的愤怒。

    现在,早该进行的搬迁终于开始进行了。我不想像毕诗成一样的问:“‘先上项目,后考虑搬迁计划’的地方官们,该当何责?拿了搬迁费却没办好搬迁工作,又该当何责?”我只是想,如果我的家乡被污染了,我愿意搬迁吗?

    那是我的童年和少年生活的地方。门前的河沟,是我摸鱼的地方,夏天经常从早上摸到晚上;涨水了,我不会游泳,砍下一棵芭蕉树,趴在上面,顺流而下一直冲到邻村。屋后的山林,是我摘野果子的地方,我还曾经偷过家里五块钱向我邻居堂姐买,当然她并没有收,而是给了我一大把;冬天我经常背着背篼,扛着锄头,拿上斧头去打树根,忙得满头大汗。还有那些田地,说一句那是我汗水洒遍的地方,并不过分吧。

    你要我搬走,你怎么赔我这一切?你能赔得起吗?

    我们经常在美国大片里看到末世之后的景象:废墟,灰蒙蒙的天空,看不到植物,无法耕种土地......但那是末世,不是现在。难道要我回到家乡就想起“终结者2018”吗?这才是2009呢。

    “512”周年之前去青川,很多人都不愿意搬迁,有老人说,我在这里都生活了一辈子,无论如何是不想再搬了。我当然还没有老,实际上我也很少回家,但家乡始终我在内心,在一块最柔软的位置。

    假如我的家乡被污染——这是一个我没有办法想象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