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扬眉选代表

【发稿时间 :2010-10-22 14:35 阅读次数:

     

——专访原市人大代表、离休干部陆冬泉

  1979年7月1日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把直接选举人大代表的范围扩大到县一级,即实行县、乡(镇)直接选举人大代表,并将等额选举改为差额选举。这是“文革”后各地首次进行的代表选举,太仓被确定为全国和江苏省县级人大代表直选的试点县之一。而离休干部陆冬泉就是当年第一次直选选举产生的县人大代表之一。在地方人大常委会设立三十周年之际,笔者再次采访陆冬泉,他对于当年的选举情况记忆犹新。

  笔者:时值地方人大常委会设立三十周年之际,我们想对1979年的第一次直接选举进行一个回顾。作为太仓第一次直接选举产生的代表,请您回忆一下当年选举的情况。

  陆冬泉:1979年,根据新的《组织法》和《选举法》,县、乡一级的人大代表可以由选民直接选出,江苏确定太仓、金湖两个县作为县、乡两级同步进行人大代表的直接选举点。从1979年10月下旬到第二年的1月,县委根据省委的决定,把第一次直接选举作为中心工作,成立县选举委员会,主持全县选举工作。这是“文革”后的第一次代表选举,在当时的历史情况下是非同寻常的,是当时的头等大事。

  笔者:当年的代表选举是精心组织和周密部署的,应参加选举的选民为303279人,实际参加投票人数为292783人,参选率达到了96.6%,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数字。请您回忆一下当时的经历,有没有令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陆冬泉:我记得很清楚,79年10月24日,太仓县革命委员会召开常委扩大会议,贯彻省直接选举试点工作会议精神,由此拉开太仓历史上第一次县乡人大代表直选序幕。在省直选试点工作小组指导下,太仓各选区以户口为基础组织选民登记并进行资格审查,然后提名协商并确定正式候选人和选民见面,最终由选民投票进行差额选举。有一件事我至今难忘:陆渡公社选区居民陈绍先解放前是伪上海市区警察局副局长,解放后长期关押,后来被特赦回家,选民登记时,他终于被摘帽获得了选民资格。选民榜公布那天,他激动得热泪盈眶,跟身边人说:解放三十年,我陈绍先的名字第一次上了红榜!

  笔者:当时社会上对这次选举有什么反响?

  陆冬泉:由于是“文革”后的首次直接选举,社会上给予了很大的关注,出现了许多打油诗,有一首打油诗是浮桥公社有两位教师写的,我还背得出来:昔日受气遭冷落,民主权力剥夺掉。老九本有匹夫责,今朝扬眉选代表。“今朝扬眉选代表”反映了当时的一个选举氛围,我现在回想起来还很激动。

  笔者:按照当时的要求,经过“群众提名,民主协商,几上几下,两次出榜”的过程,确定正式候选人。正式候选人要与选民见面,与选民见面是怎么样一个情形?

  陆冬泉:当时作为正式代表候选人与选民见面,与选民见面时,主要讲一讲工作经历,表个态度,假如选上我将怎样做,选不上我也会怎样做。选民是要看你工作做的怎么样,工作做不好,就选不上,这是硬碰硬的。

  笔者:第一次选举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请您描述一下当时的情景,让我们后来人也真切地感受一下。

  陆冬泉:那天人们真是像过节一样,穿着过年见客的新衣服,喜气洋洋的。时思公社向阳大队81岁的老太太梁慧妹,换了一身新衣裳,柱了拐杖,叫孙子陪着,走了3里多路,来到选举会场,郑重其事地投上她的一票。   

  背景链接:从1979年10月到1980年1月,不足40万人口的太仓县有96.6%的选民参加了投票选举,共选出566名县人大代表,应选名额全部选足,为在全省进行县级人大代表直选工作探索了宝贵的经验。 

                                                             (市人大办公室周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