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年前的临时党员证

【发稿时间 :2011-08-04 13:41 阅读次数: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90年来,中国共产党人为了民族的解放、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幸福,带领人民群众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使伟大的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太仓也在共产党员前赴后继地斗争和努力下,获得了解放,取得了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如今的太仓已成为中国十强县市,真正成了“锦绣江南金太仓”。本报今日起陆续推出“在党旗下”专栏,邀请各个时期的共产党员讲述在党的领导下进行的艰苦卓绝的解放战争、改天换地的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中的故事,以此向党的90华诞献礼。

  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中华儿女甘愿冒着抛头颅洒热血的危险,加入到革命队伍中,为民族的解放、国家的独立而战头到底。1929年出生、1945年参加革命工作、1946年入党的范德昌就是这样一位战士。

  日前,记者走访了83岁高龄的离休干部范德昌,他拿出了一本1948年登记颁发的临时党员证,讲述了战火纷飞的革命战争年代鲜为人知的故事。

  因为要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党员才发了这本临时党员证。临时党员证只有身份证大小,盖着“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原部队四支队党委会”印章。打开这本小小的临时党员证,在封二位置有这样的使用规定:“一、此证只限于负伤之党员入院时过临时组织生活使用,否则均不生效。二、由团以上部门编号盖章,由支部切实负责为每个党员填写一份交其个人保存不得转交他人……三、负伤之党员入院时可凭证过临时组织生活,其正式组织关系仍须原单位转来后才能承认……”字里行间,让人隐约感受到当时战争的残酷,以及在那样残酷的战争环境中,党的组织活动的严格与严密。

  那是1947年8月,我由北撤山东渤海的地方干部奉命抽调进入华东野战军随营军政干部学校学习半年后,被分配到中原野战军先遣纵队四支队一大队,担任后勤助理员。所谓先遣,就是准备先期渡江,深入江南国统区开展游击战,袭扰敌人后方,从而配合中原战场战局,打乱敌人重兵进攻山东和延安的阴谋。因为要深入敌后战斗,随时可能负伤、牺牲或者失散,所以先遣纵队的党员都登记发放了一本临时党员证,要求随身携带。

  1949年4月,因为战争局势变化,解放大军渡江在即,先遣纵队的任务取消,部队番号也随之取消。而在合肥休整时,我接受了新的任务——准备接管江南地区。尽管一直没有使用过这本临时党员证,我始终把这本临时党员证用油纸包好,和几件衣服叠在一起,打进背包,一直带在身边。我觉得,作为一名党员,这是一种承诺,是对自己的时时提醒。

  1949年5月,我被分配到太仓县税务局工作,从此留在了太仓。1980年,担任副县长兼计委主任的我去山西调运煤炭。之前在报纸上看到,当年先遣纵队四支队支队长兼政委彭德清,先在东海舰队任司令,后来在交通部当了部长,我就想顺路去北京看望老首长。当时一个支队近千人,老首长不一定记得我了,怎么办?我想起了这本临时党员证,于是找出来带在身上。在交通部门口,把临时党员证给门卫看,说彭部长是我的老首长。卫兵不敢怠慢,赶紧通报,让我顺利见到了彭部长。老首长一看到这本临时党员证,也想起了那段历史,感慨万千。临时党员证成了我的身份证,也是它第一次发挥作用。

  2007年,我将这本保存了60年的临时党员证,交给市档案馆。我觉得,把它交给档案馆,能让更多人看到,从而了解、记住那段历史,教育后人,比自己保存更有意义。将这本珍贵的临时党员证转交时,我请档案馆的同志做了一个复印件,作为留念。那本临时党员证背后的记忆,永远留在我的心里。对于即将到来的党的90岁生日,我希望我们的党,不忘传统,蒸蒸日上,更好地为人民谋幸福。